而电影做了现实做不到的事情

没看过电影里头提及的《土拨鼠之日》,但我想,它们也许会很相似。说到相似,我觉得《忌日快乐》更像《明日边缘》与《死亡游轮》的风格,因为它们都是通过主人公无数次死亡换取来的进程。

《忌日快乐》的英文是 Happy death day
,初步觉得是部恐怖片,女主的母亲与她的生日都是同一天,而她最爱的母亲正好在三年前就去世了,把这些信息相互关联起来,怎么看也都是一部十足恐怖且诡异的片子,刚开始我甚至联想到超自然的领域去了,但现实还是打了我的脸,电影主导的方向是以悬疑为主的。

从开头到结尾,女主洒脱的性格给她造成了一系列的麻烦,她不羁的性格从她不借父亲的电话、对周围人态度十分冷漠、拒绝公益活动、喜欢勾搭姐妹的男人等等可以表现,但关系不大,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么做并不是特别过分的事情,青春期谁不叛逆呢。电影很矛盾的地方在于通过两个不太相关的剧情来告诉观众一些启示,其中就有:要过好每一天。即卡特门上的余生第一天。但电影也很现实,它想说明的还有:就算,你再怎么优秀,再怎么有亲和力,再怎么友善,你都逃避不了忌妒之人手中的刀刃。证据在于,女主倒数第二回死亡的那一天里,她重新做人以此来迎接这“新的一天”,她开始把之前的冷漠转化为对人的热情;她开始签公益活动;她开始关心他人;最后,她开始向同屋室友展开友谊的架桥。这部分是非常美好的,但这些美好只不过是些假象,因为这一天她又死了。

最后一回死亡,她总算猜出这个面具人是谁,是给她送去生日蛋糕的室友,室友早已在蛋糕里放了毒。在此之前,虽然女主对室友的态度已经改变了,她给予了一直被她冷漠的同屋室友一次歉意。但是在咽下蛋糕的那一刻,一切的努力都显得如此渺小,因为在扭曲的人性里,道歉并不一定能化解矛盾,得罪了别人不一定能阻止一场直到双方都精疲力竭的战役。而电影做了现实做不到的事情,它给予了那些死于无辜的死者一次次重生的机会,让他们狠狠地抓住握着刀刃的死神的手腕,让他们去阻止那一次次的不公平。

新普京娱乐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绿色帽子的绅士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